区块链股票_2021年区块链概念股龙头_迪蒙网

史上最秀黑客:抢美国银行,换成比特币

但在这家银行束手无策的时候,世界上第二起ATM机打劫案的发生,让乌克兰政府决定向国际互联网安全组织申请外部援助,直到几个月后,一名计算机专家才在一个电子邮件中发现了异常。

因此,警方对这个容易的对这位老伯的所有亲人进行了调查后,飞速回到正轨,开始追踪这群骑手“雇佣军”们。

据这名技术专家介绍:这个黑客组织借助了Word文档的漏洞。

2015年将来,Carbanak组织由于在乌克兰、美国、俄罗斯和欧洲各大国家屡屡作案,而遭到了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欧洲刑警组织的一同调查。

根据美国2010年的抢银行数据计算,这一数字,等于美国在2年内被犯罪分子打劫了15万次,平均天天被抢205次。

而这部分骑手们,已经想好了逃脱追捕方法。

4台北市银行打劫案

只不过,伴随Carbanak开创者在2018年3月的落网,让Carbanak是国家黑客组织的猜测被彻底否决,至此,Carbanak的传奇也为大家揭开了一个关于天才的生活一角。

他们不是第一银行的顾客,但他们知晓,再过一小时零二十分,第一银行的22家分行的41台ATM机将为他们送上8327万巨款,而这将一举创造台北市银行犯罪的最高纪录。

但另Babii没想到的是,这19位车手行动前,已有热心的民众对这部分行为奇怪的人进行了报案。而台北市用于记录交通信息的摄像头,还原了19个车手的逃跑路线。

5探寻Carbanak的领头羊

在打劫完成后,Carbanak会通过遍布全球的雇佣军,将现金换成BTC,并将这部分BTC发送到一个神秘的BTC竞价推广账户上面。

这种看重,最后在2017年获得果实。

但这个以抢银行为利益出处的黑客组织,将我们的信息做的十分隐蔽。

由于Carbanak组织不只只不过将现金取回后单纯的放入BTC竞价推广账户中,依据EUROPOL的研究,Carbanak在得到现金后还会通过购买豪华汽车和高档消费品,对所得资金进行洗白,然后才会通过BTC进行分散式回款。

在银行电脑打开Word文档后,银行的系统就会被安装上基于Carberp的后门程序,由于它基于Carberp,配置文件的名字是“anak.cfg”所以大家将这一程序称为Carbanak或Carbanp。

这个黑客组织不需要抢银行,由于他们可以让银行ATM机自动吐钱。

但审讯中,Babii称并不知晓哪个是Carbanak组织的神秘老板。尽管他曾多次为Carbanak组织办事,但所有些联系也仅仅只不过通过一个特殊加密的邮件系统进行的对话。

毕竟,让黑客为社会做贡献的价值,远远高于杀死他,而他们也确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所以,很多黑客被抓后通常都会在监狱中用另一种方法进行工作。

由于根据Carbanak组织的偷窃记录显示,丹尼斯K最少拥有数亿USD的资产。但据西班牙的知名媒体elmundo报道:丹尼斯K是一名34岁的乌克兰人,他和他的老婆与女儿匿名居住在西班牙的一幢价值一百万欧元的公寓内,此外,没任何奢华的地方。

今年3月,伴随这个幽灵组织的开创者被捕,大家得以揭开它神秘面纱的一角,去窥见这个史上最强黑客的世界。

3调查与对抗

Carbanak组织的首次作案选择了乌克兰的一家银行。

虽然当时Babii手中还有6000万现金等待洗白,但出于安全考虑,Babii最后决定,在警方进一步行动前弃款潜逃。

他们的故事全球几乎无人知道,但他们的名字却是世界所有银行一同铭记的噩梦。

2013年,世界各国的银行系统中出现了一个令他们提名色变的黑客组织——Carbanak。

而2015年以前,对于用10亿欧元购买BTC的Carbanak组织来讲,或许BTC价值的出处还有另一个大家没办法证明的假设——Carbanak。

可能是一个隐藏在银行沉默和BTC升值背后的一个永恒谜题。不过不可以改变的事实是:Carbanak组织依旧是现在世界上最富有些黑客组织之一。

不过,“银行”作为当今世界财富的代名词,盯着这个金库的人可不止莽夫。

2015年7月14日,在事情发生5天后一家媒体对这次事故进行了报道,在这次不明缘由引发的问题中,第一银行共计损失了8327万。

事实上,根据美国对抢银行事件的统计,2010年全年,在美国发生了5546起银行打劫案,但一共才损失4301万6099USD零7美分。

第二天上午,警察在媒体上用头版头条发布通知:大家追回了6000万的损失。

“Carbanak”,这个名字没办法直译成中文的黑客组织,在5年时间内,横扫全球银行,攫取至少10亿欧元。

6神秘的窃取者

甚至,丹尼斯K低调的消费行为一度让抓捕的警察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Carbanak组织创办者。

在欧洲和美国,遭到一些私人隐私的制约,政府在街头安装摄像头的行为基本是不可想象的。

在所有骑手全部筹备就位后,台北市第一银行22家分行的41台ATM机伴随北欧一台电脑的操作,开始好似泄洪的闸口,向等侯在机器前的骑手疯狂吐钱。

由于Carbanak是一个只有少数人的互联网组织,所以他们需要找到一些线下组织进行合作,2015年之前,他们的合作对象一直是一家俄罗斯的黑手党,2016年将来,他们又将合作组织换成了摩洛哥人。

据悉,Lazarus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国家政府的黑客组织,它的成立是为金正恩窃取其海外货币,并在今天成为朝鲜非常重要的外汇创收途径之一。

在欧洲警方后来的调查中,他们还发现:丹尼斯K曾试图为俄罗斯的一个黑手党打造一个合法洗钱的数字货币系统,而俄罗斯警方对这个黑手党的多次打压,也反应了Carbanak组织为什么一直攻击俄罗斯银行是什么原因。

而Carbanak开创者落网的重要,始于发生在台北市的“第一银行”最大打劫案。

这样牛X的组织,你没听过?

只不过,让这家银行未曾想到的是:这个刚开始被命名为Carbanak的组织,会在将来几年成为所有银行噩梦的代名词。

甚至,罗马尼亚、摩尔多瓦、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很多私人互联网安全公司,为了证明自己的技术实力,也都参与其中。

依据欧盟在2015年所做的一份专门针对Carbanak犯罪的研究报告显示:Carbanak平均每两到四个月发动一次攻击,每次攻击的洗劫金额都在1000万欧元以上。

但伴随警察在丹尼斯K的电脑中发现了15000枚BTC后,但这一怀疑得以消除。

伴随丹尼斯K的被抓,Carbanak组织的犯罪活动并未停止,今天依旧在活跃。

互联网安全公司Group-IB发布的《2018年高科技互联网犯罪趋势报告》显示,从2017年至2018年9月,Lazarus通过攻击数字货币的交易平台,已经拿走5.71亿USD,这让Lazarus成为了和Carbanak比肩的世界顶级黑客组织之一。

欧洲刑警组织欧洲互联网犯罪中心负责人鲁伊斯参与了这次抓捕,并在丹尼斯K房间的电脑中发现了他在撰写的新型病毒程序。

面对突如其来的警察,丹尼斯K看上去格外冷静。

2成名的首秀

所以,世界各地的监狱中从来不缺少由于抢银行而锒铛入狱的犯罪分子,但却鲜有通过武力抢银行来成功致富的典范。

而对于他们而言,一台电脑便足以满足他们的精神世界。

但它却是真实的存在的一个互联网幽灵。

“Carbanak”并不是这个组织我们的命名,它是首次作案后,银行给他们的代号。

2015年7月9日,夏季的烈日正炙烤着台北市的街区,此时一个多达19人的摩托车车队,正在这个安详的下午急速奔向第一银行22家分行的41台ATM机。

2016年将来,国际各大银行面对Carbanak组织的攻击,选择了用沉默的方法息事宁人。所以,现在新闻机构对Carbanak组织的盗取金额,也依旧只停留在2015年十亿欧元的印象中。

线上调查的没办法推进,让警方日渐将调查的重点放在了Carbanak组织的雇佣军身上,而在2015年台北市作案的雇佣军领头人Babii则是当时所有警察的重点关注对象。

所以,Carbanak组织到底有多少钱?

2017年4月,正在白俄罗斯度假的Babii被当地警方抓获。作为Carbanak组织的雇佣军领头人之一,Babii的被抓没引起任何媒体的报道,甚至他的名字也只存于一份关于Carbanak组织的政府报告中。

事实上,Carbanak组织的所有偷窃金额全部通过BTC进行回款,而2013年12月到2015年12月时的BTC仅仅只有300USD左右,面对2018年BTC上万USD的价格,这种BTC的储存背后,最少给Carbanak组织带来过30倍的资产升值。

2013年12月,没任何预兆,乌克兰的一家银行的ATM疯狂吐钱。面对突如其来的“ATM机问题”,这家银行起初并未在ATM机的系统中发现任何病毒,甚至他们一度怀疑这是ATM机制造商的商品问题。

对于一些罪名指控,丹尼斯K辩解道:“我从未偷取其他人的财富,我只不过抢劫了一些国家的集权者”

所以,台北市总计8327万的犯罪只不过他们的一次小型活动,但这次小活动却由于Babii的暴露,而为组织的沦陷埋下了要紧的伏笔。

台湾警方通过清查餐馆住宿纪录,在7月15日晚上突袭了这支雇佣军的临时住所,并在当天的行动中抓获了3个骑手,而头目Babii成功逃脱。

正是这一警报,让台北市警方通过异常竞价推广账户所有关联人的通话记录,锁定了这只雇佣军的个人信息。

据俄罗斯互联网安全公司卡巴斯基估计,从2013年首次对银行系统攻击,这个抢劫国家财富的黑客组织Carbanak,在2015年之前,就已经通过ATM机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银行中,成功获得超越10亿USD的财富。

对于这个黑客组织而言,只须“抢银行”,起名的事情留给银行就好。

此后,互联网安全部队通过不断追查这两只病毒原代码的所有联系和来源,最后锁定了身在西班牙的一名电脑技术达人——丹尼斯K。

据欧洲互联网犯罪中心的报告显示,这个4人的分工是:丹尼斯K负责病毒代码的撰写,第二个成员,负责借助邮件将病毒进行恶意传播;第三个成员负责感染银行的计算机系统,并让雇佣军作案时使银行的监控失效;第四个成员则控制所有摩尔达维亚国籍的“雇佣军”成员。

国际知名的电脑病毒研究机构kaspersky在2015年发布资料显示:考虑到Carbanak组织发动攻击过程的规律性和复杂性,该运营非常可能得到某个国家的支持,并且组织人数超越100人。

这一猜测,也曾得到欧洲刑警互联网犯罪部门负责人Fernando Ruiz的一定。Fernando Ruiz声称:“他们是国际背景下的领导者,而且不仅仅是一个私人组织”。

这并不是Carbanak首次遇见带有电话报警系统的银行,但Carbanak低估了中国人的跨部门工作效率,与当地摄像头的数目。

2015年7月15日,摩托车车队的领头人Babii收到了来自北欧老板的警告,在警告中那个匿名老板让Babii迅速离开台湾。

7仍没有结束的谜团

追踪了几年的黑客忽然出目前警方面前,但大伙却开始怀疑调查结果的真实性。

尽管在电影、小说中看过不少飞天大盗,但抢银行在日常真的可行吗?

所有进行的很顺利,只不过,被飞舞的现金震惊的老伯,默默地将钱捡起来,然后交给了警察局。

在此之前,Carbanak已经通过这种雇佣军的方法,洗了不少次钱。

美国联邦调查局将这套加密邮件系统交给专业的互联网安全团队,Babii与Carbanak组织老板的聊天纪录中被挖出了两支病毒的原代码信息。

2014年,伴随Carbanak组织对美国、俄罗斯与欧洲其他国家银行系统的攻击,在美国的主导下,国际上开始出现一支专门针对Carbanak组织的调查队伍。

而丹尼斯K在法庭上透漏了如此做是什么原因:我并非不为了挣钱,而是为打败全球最安全的银行系统,由于那样可以证明我的技术。

“抢银行效率非常低,一来目前的银行没金库,短期内根本抢不了多少;二来现金非常重,每张百元大钞重量1.15克,一百万大约是11.5公斤,所以即使打劫成功,要想携款潜逃也是一个绝对的力气活”。

而此时,Carbanak已经悄悄地获利上千万USD。

8月,第一银行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欧洲刑警组织上报了这支雇佣军领头人Babii的个人影像信息,尽管警察并不知晓Babii是不是握有Carbanak组织的一些重要资料,但作为让世界两大政治权势探寻2年未果的要紧突破口,各国警方都给与了Babii足够看重。

这是知乎专栏,关于抢银行话题中,一位前银行职员的回答。

在ATM机出现问题的第一时间,第一银行失窃竞价推广账户的另一头,也收到了来自第一银行取款异常的电话报警。

事实上,依据丹尼斯K的才华他完全可以通过合法渠道来进行盈利,由于此前丹尼斯K曾借助自己撰写的自动驾驶程序,前往雇佣军手中收取现金。而为了开发靠谱的自动驾驶,此前世界各大汽车生产厂家与为此投入了上百亿USD的研发经费。

Carbanak组织故意让一台ATM机器在一般民众面前发生了吐钱事故,他们的想法是,一旦一般人“捡走”这部分钱后,警察就会先调查一般人,雇佣军们就能乘机逃跑。

没听过也非常正常,由于作为当今银行系统中依旧存在的幽灵劫匪和最大丑闻,没哪家银行想主动对外承认,“大家曾被Carbanak洗劫过”。

互联网黑客作为技术性的犯罪者,在世界各国极少有被处死的案例。

2018年3月6日,在西班牙18℃的一个温暖日子里,约20名执法职员对海边的一所房屋破门而入。

Carbanak的行为的严密性和现在已知的朝鲜黑客组织Lazarus十分相似。

后来,鲁伊斯对媒体称:丹尼斯K在技术上很出色,他可以辨别漏洞并撰写恶意软件来借助这部分漏洞,有这种常识的犯罪分子全球都屈指可数。

在丹尼斯K被抓后不久,就被欧洲法院以控犯有阴谋罪、电信欺诈罪、计算机黑客罪、访问设施欺诈罪、紧急身份偷窃罪等26项罪名进行了起诉。

2015年7月,在对被抓的3名骑手进行审问后,警方依旧一无所获。由于这3人地位较低,只不过听从于Babii的命令安排,并不知道背后的“Carbanak”组织。

1银行的财富幽灵

他们声称,自己是在“劫富济贫”。

2017年3月,凭着台北市有限的影像资料,一个和Babii酷似的度假者在白俄罗斯被发现。此时,距离台北市第一银行的打劫案与过去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

而此前外面一直对Carbanak组织是国家资助的、200人的黑客团伙的猜测,也水落石出——这个让世界40多个国家探寻了近5之久的黑客组织,其核心人物只有4个人。

这也成为这批黑客的代号。

他们创造的木马病毒,可以让银行ATM自动吐钱,然后分流换成,隐匿在数字货币世界中。

这是Carbanak的第一个失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整个计划开始崩塌。

2018年8月2日,据cnbeta报道:Carbanak组织的另外三名技术成员Dmytro Fedorov、Fedir Hladyr和Andrii Kolpakov分别在德国、波兰与乌克兰被抓,由于针对这次行动的信息过少,所以对于这三个人的身份大家没办法断定是不是是Carbanak组织的另外三名高层职员。

上一篇上一篇:区块链上市公司能实际展示区块链技术不足50%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